第二十六章 脱困

巨大的力量将王一师抱在身前的十几根脆枝齐齐折断,然而有这一瞬间缓冲,王一师已经避免了直接头颅被拖入那血盆大口中。

电光石火之间,什么都来不急想,王一师高昂着头,腹部被粗壮的舌头黏住,松开木材的手只顾得死死地按在青蛙的上唇之上。

即便是这样,王一师依旧感觉自己的骨头在咔咔作响,身子在慢慢前移。

体型差距太大了。

突然,王一师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的腰部骤然失去了束缚,整个人随着手推踉踉跄跄地后退了好几步,才失去平衡坐倒在了茂密的芦苇之上。

庞大的青蛙犹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委顿在王一师面前,四肢还在微微抽搐着。

头顶的蛙血慢慢流到王一师的脚下,王一师冷着脸,一言不发地捡起地上被蛙血浸染大半的木材,他的上半身抖的厉害,不知是因为疼痛的应急还是因为劫后余生的恐惧。

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面对死亡,如同凝望着那无边的黑夜,颤栗而无助。

“喂,等等我。”原本跑过来准备拖动那小坦克一般身躯的李叶玲看王一师走了,也不敢多呆,赶紧跟在了王一师后面。

“太可怕了,那舌头的伏击速度我根本没有看清。”似乎察觉到了王一师的异样,李叶玲解释道。

“我又欠了你一条命。”王一师转过头去,认真地打量这个看上去只有双十年华的少女,虽然无论是他还是她,都远不只这点岁数,“话说你到底把我捏成什么样子了?”

“有鼻子有眼,挺好的。”李叶玲有点心虚地避开了王某人的视线。

“哈?”王一师基本明白自己的相貌估计被捏得不怎么样了,“走吧,今天给你搭个小棚,让给你睡。”

“哼。”

王一师折腾了半宿,又是拉木架又是插固定桩,终于摸黑弄出来了一个小小的三角草棚。

可惜李叶玲并不领情,进去躺了躺就出来了,说怕自己被砸死在里面。

王一师闻言,踹了三角小草棚两脚,那小草棚一副稳如泰山的样子。

既然不领情,王某人就自己住,他可没有看着月亮睡觉的习惯。

“喂,你从哪里来啊?”

“东边。”

“你要去哪里啊?”

“西边取经。”

“取经?”

“哦,传教。”

“能不能帮我也传一下?”

“好的好的。”

……

“喂…”

“喂…”

“呼噜…”

在庇护所里睡了一夜,王一师感觉自己被青蛙吓得萎靡的精神有所好转。

外面地上躺着的李叶玲也没出去溜达,看来的确是没把握从那青蛙口中逃生。

“喂,昨天说的事情,你答应过了,不能反悔。”王一师刚弓着身子从小草棚里走出,就看到躺在地上的李叶玲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你醒的真早啊。”王一师尴尬地笑了笑,他真忘了昨天答应啥玩意了,“那啥,饿了没?”

李叶玲随手从身上掏出两个果子,丢向跑去刮削木枝上树皮的王一师,“喂,薪水我没断你的,你倒是有一半像你侍奉火神那样努力侍奉我也行啊。”

“哦。”王一师想起来了,这货要自己给她传教来着,“话说那么久了,你还没有当够神啊?”

“废话!”李叶玲没好气地白了王一师一眼。

“连个能听懂我话的智慧生物都没有,我想给你传教也没办法啊。”王一师想了想,提出了最现实的问题。

“我在它的身上感应到了信仰之力,很纯粹,也很强大。”李叶玲指了指在不远处游荡着的小黑。

难道越单纯的生物越容易获取信仰之力?王一师手里不停,心里却在暗自盘算。

“异族的信仰远比同族信仰更强大,这也许是那个火神愿意晋升你为七阶的原因。”李叶玲看到王一师没有搭话,爆了个猛料。

“原来如此。”王一师点点头,“那你的神迹是什么?丰收?战无不胜?治愈伤病?强化战斗力?”

“如果是以前,应该是治愈吧。”李叶玲点了点头,“不过现在没有族群的保护,我更想成为武神。”

这神是想成就能成的么,任何神格的凝聚都是可遇不可求的,也就导致了其实际成神后的表现也会千差万别。王一师心里吐槽不已,却没敢说出来,敷衍道,“哦,我记住了,信仰你就会武运昌隆。”

削制好引火棒和火槽,王一师将其放到蓬草屋的斜面上照射太阳。

然后在周围寻找更为高大,高,粗过手臂的植物。

随着砍伐掉落的枝干以及小树,王一师搞了十六根三人多高,大腿粗细的挺直树枝,以及一大堆从新鲜树皮内部剥下来的内层纤维。

随后叫过来喂蚂蚁的李叶玲,希望可以在她背后绑个米字。

李叶玲拒绝了。

不过王一师倒是不以为意,既然李叶玲不愿意绑,王一师则让李叶玲给自己绑上了一个超大号的木架米字,颇有些像一个背在身后的大十字架。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