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盐和捕食者

即使有了工具,在清除了齐腰深的遍地野草之后,王一师也差点被地下纵横交错的草根搞垮。

李叶玲则兴致勃勃地跟王某人要了块石头,分解着她杀死的那只杀死的那只倒霉蜥蜴。

不知道是杀死生物解开了某种思想枷锁还是因为对王某人三两言就断定了蜥蜴的直接死因的疑惑。

反正现在这个爱好生命,号称性格温和的前女神,肢解完一只还不过瘾,把肉丢给蚂蚁和王某人的之后,整个人又急冲冲地离开了。

王一师并不担心这货有什么危险,那只倒霉蜥蜴被穿颅而过,死的又快又突然,甚至王某人还能在它的前肢上放出大量静置血,这充分说明了那女人拥有一把大杀器,甚至不只一种。

将树根铲断,王一师从中掏出颇为湿润的泥土,挖了大概有半米来深,天上的红日已经看不到了。

王一师想了想,确认了那条河是南北走向,至少目前这一段是这样。

这里生火远比在祖地生火困难,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干燥木材。

不过水边有不少速生木本植物,它们的茎将是不错的引火材料。

至于手里的燧石?王某人可不认为在没有靠谱的火绒情况下能引燃篝火。

女神大人很快又拖了一个倒霉蛋过来。

这条水蛇已经看不到头颅的样子,王一师砸吧了下嘴,给这条至少有自己四个那么长,腰还要粗的庞然大物默了个哀。

“喂,祭司,你说这头又是怎么死的?”

“我猜是射中头部并未毙命,你又给它多补了两下子。”王一师头也没抬,只是尝试把一根木材架到两根高草之间,可惜草虽然高,却不是那么能承力,一晃一晃的,晃的王某人直皱眉头。

“还有呢?”女神大人先是一愣,随后又不太死心的问道。

“那不是已经死了嘛,还能有什么。”王一师从地上拿起碎石片,向河边走去,他想砍点速生树木晾干做搓火绳,自然是早弄回来早点成品。

“你要是还能猜出来,我就奖励给你一件好东西。”

“我说我的神明大人哦,你幼不幼稚?话说你又不吃肉,你拖回来它干什么?”王一师没好气地回道。

“你不是喜欢吃嘛。”

不管是虚心还是假意,虽然更觉得这货是在用这些倒霉蛋威慑自己,不过王一师还是挺有些感动的,“行吧,我看看。”

因为是拽着尾巴拖回来的,王一师先是看到这东西的泄殖腔,随后再往上走,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泄殖腔和尾巴中间距离足有两米来长,区区四米的蛇尸,明显不是全尸。

王一师把蛇踢地一滚,腹部排列整齐的两段驰磷就漏了出来。

王一师在磷上用石尖用力敲击,发现由于蛇磷的坚韧和蛇尸的韧性,根本扎不进去。

“真可惜。”蛇磷在活蛇身上坚韧,拔下来很快就不耐用了,王一师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这个现象他还是知道的,“你是不是把它的身体也给剁成两节之后,它才不再翻滚了?”

“这你也知道?”李叶玲瞪大了眼睛。

“啊,这种生物的心脏在他的身体前中侧,我只是猜测你把它心脏部位也给切去才阻止了它的挣扎,不过也有别的可能,侥幸蒙对而已。”王一师不指望这货萌拿出来什么好东西,只是耐心解释了一下,省得她再好奇宝宝似的问东问西的。

“这个世界上有你不知道的东西么?”李玲玉颇有些惊叹,“愿赌服输,这个给你。”

这个世界怎么说也是我塑造的,虽然被电脑自我演化了很多,但是这些基础我还是知道的。王一师心里暗道,然后看着李玲玉递过来的一根手臂长短,带着几片巴掌宽大叶子的植物,王一师有点懵逼。

他倒不是懵逼这玩意从哪里拿出来的,一个神没点储物的本事还叫神。?王某人有些懵逼这玩意有什么用,这也算奖励么?“这是?”

“嘿,这可是摇钱树啊!你这都不认识?”李玲玉一副你丫没见识的样子。

“摇钱树。这玩意能长金子?”王一师记得自己设定游戏的时候是套用金银铜体系啊。

“不是金银,是盐。”李叶玲抓着王一师的手,小心地把那个植物的叶片上的如同白糖粒大小的结晶指给王某人看。

“泌盐植物?”王一师小心地捏起一个晶体,放在舌头上,但觉咸味中夹杂着苦涩,不由摇头道,“这种盐怕是不行,带我去你发现这种植物的地方看看。”

“不行,那是我的。”李叶玲做了个鬼脸。

“好的吧。”王一师也没有强求,动物血液中的盐分足够满足生理需求,倒也没必要去搞什么杂质盐。

王一师前脚离了那边,后脚就发现李玲玉也跟了过来。

“你过来做什么?”

“我怕你被蛇吃了。”母神大人理直气壮道。

王一师分不清真假,也就随她跟着,如果这里的蛇都那么生猛,自己搞不好还真的会出事。

从河边砍了几根速生树木,王一师抱着这堆两米来高的脆质木材往营地走的时候,一条高速弹开的舌头卷住了他的身子。

飞在半空的王一师当即明白了自己是被什么东西攻击了——青蛙或者蟾蜍。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