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河边

可惜这里干净地像火烧过一样。王一师叹了一口气,把背上的虫子放下,“一宿没睡了,休息一会,然后再赶路吧。”

“这身体还真是麻烦。”母神全然不顾形象地躺在地上,“喂,你之前说的那个地方,有点危险,还有没有别的地方能推荐?”

河边么?不是说距离这里很远么?王一师心念急转,可惜困倦的大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按理说河边应该是最好的,一方面大型猛兽集聚,我们这种小体型不在它们的狩猎名单上,有点残羹剩饭就够我们吃了,好过自己去捕食。”

“出息!”母神大人冷哼了一声。

“另外就是遮风挡雨和武器锻造比较方便。”王一师没理会母神的不满,自顾自地规划着。

“那你有什么目标么?就那么一直苟活下去?”母神坐起身来,认真地盯着王一师。

当然是从这个鬼地方离开了,只是现在毫无头绪。唯一的提示除了嘲讽,给点战斗提示,别的好像也没什么用。

“离开这里?谈何容易!”母神老神在在道,“以我们现在的脚程,大概要走九百个明暗交替才能离开祖地外围。”

那就更需要河了。王一师定了定神,“我曾经梦见过很多野兽进攻一座城池,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印象?”

“荡魔之战么?很久很久了。”母神的目光有些悠远,“那是一个很古老的故事,有时间给你说,咱们现在可不受欢迎。你确定到河边会更好么?”

我确定个锤子,王一师苦笑地摇摇头,“走一步看一步吧。”

“就这么着吧。”母神大人拍了板,从地上站了起来,又恢复了那种从容不迫的气度,“杠土!”

很快,杠土那健硕的大脸就出现在王一师的面前。

“母神大人。”杠土把手里的蚂蚁放下,正是王某人的宠物小黑,“这东西如何处置?”

“叫我李叶玲即可,我已经不是你们的母神。”母神,不是,是李叶玲正色道,“按照我和他之前的约定,需要将他送至仓胧河,介不介意捎带我一程?”

“荣幸之至。不过,我需要先给议会打个报告。”杠土有些为难道。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不知道是真的信守约定,还是想要尽快把李叶玲打发走,杠土很快去而复返,抓起左手王一师,小黑,右手抓起李叶玲。

王一师在树灵守卫的摇晃中,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等王一师醒来时,映进眼瞳的是耀眼的金光。

这是…太阳?

王一师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与在祖地不同,这里的太阳更为温暖,更为明亮,也更为…真实。

王一师转头看了看四周,没什么参天古木,面前有一湾颜色清亮的海。

我大概是做了个无稽的梦吧。

没有看到什么母神,也没有看到什么宠物蚂蚁,王一师哑然失笑,看来是自己太累了,这一时竟想不出自己为何来到了这大河边。

是因为这河太大,才做了那么古怪的梦吧?

难得出神的王一师愣了片刻,他真的不记得自己为啥要到河边来了。

应该是生存任务吧。

想通此节,王一师检查了一下身上,短袖短裤,与梦中无异。

没有求生腰带,还真是不习惯。

大概是模拟逃亡,有那么大的河,目的地大概率需要渡海河而行。

无法确定时间,也就无从判定方向,先不管它。

河水流向是从左往右。

王一师稍作思考,从地上捡起一根芦苇的穗毛,芦苇的穗毛轻轻摆动。

“风不大,但是也要顺着上风口。”王一师皱了皱眉头,上风口却是在河流的下游。

从地上找到几块颇为光滑的卵石,王一师欣慰地笑了,这种卵石耐砸抗磨,是不错的工具石材。

用卵石在几块大块的石头上打砸了一会儿,王一师满意地拿着几块尖利的石头和两块卵石开始向河上游走去。

微风不大,随时可能变向,倒不如找上游了。

可惜王一师走了很久,也没看到有想要的高落差河段,反而因为几个分叉出来的河湾,导致河边芦苇篙草更加浓密,在这种看不到顶的草中前行,终归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王一师犹豫了一下,在抓了一捧干燥的芦花之后,用细长的芦叶扎好,扛着它们顺着河岸而上。

好在河堤并不陡峭,虽然草木深重,王一师还是慢慢远离了河边。

“见鬼了,这里的草那么高么?”王一师一度开始怀疑之前自己的确不是做梦了。

这个怀疑在某个气愤的女声出现在他耳边时,成为了现实。

“好家伙,想丢下本神开溜是不是?”

王一师认命地把背上的芦花扔在地上,转身就看到李叶玲背的比自己还多。

一个巨大爬行生物的尸体被这位神抗在身上,后面是亦步亦趋的小黑。

好家伙,还真是有吃的就是主人啊。王一师心下吐槽,面上却不动声色。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