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激将法!(求订阅月票)

没有在西方久留。

李皓很快穿梭虚空,朝北方而去。

许久没见李皓的大离王,很快感知到了李皓的气息,微微松了口气,不得不说,李皓现身了,大家反而感觉安全一些。

李皓不现身,还有些空荡荡的。

敌人如此,自己人也是如此。

如今,对这位刚刚21岁的年轻人,大家都觉得有些忌惮,这家伙,愈加的神秘,让人看不透彻。

……

银城。

李皓回归,众人心情都瞬间好了许多。。

不知何时起,大家都愈发相信李皓,有李皓在,他们更安心,哪怕李皓说,不希望依靠一人之力,解决一切麻烦。

可一个时代,哪怕是信仰,也需要支柱存在。

而李皓,显然给了大家这样的信心。

他一回归,赵署长就迅速赶来,也不废话,直奔主题:“已经有几家主城,开始派人和我们接触,希望能达成一致,这几日你一直在闭关,倒是不好打扰。”

“哪几家?”

李皓也不寒暄客套,直奔主题。

“周家主城,星河城。”

“还有张家主城,定天城。”

赵署长迅速道:“目前就这两家,另外,洪家主城那边,有些动静,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兵破碎,洪家还是没做决定。”

“郑家主城,目前还不知道确切地址。”

八大主城,除了战天、剑城,以及刚达成协议的武林盟,还剩下5座主城。

周家的枪,张家的刀,这是其二。

剩下的三家,则是郑家少爷拖后腿,洪家的锤,刘家的腿。

郑家,很可能的确反叛了,所以压根没什么动静。

而洪家和刘家,一个是锤子被李皓弄没了,一个是靴子被李皓弄没了,也许因为这个,倒是没派人出来接洽,倒是张家的刀,也没了,居然还派人来了。

李皓思索一番,很快传音出去,没多久,有人来了。

王署长最近有些欲生欲死,因为本源大道还没完全稳固,他自己还没形成属于自己的独有道脉,李皓每次一抽走道字神文,他就有些可怜兮兮的。

此刻,有些幽怨地看了一眼李皓。

李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很快转移话题:“王署长,对八大家,我有些了解,可也不算太了解,能简单和我说说八大家的一些情况吗?”

“李家、王家你都清楚,武林盟的情况你也知道一些。”

王署长也没纠结太多,见李皓问起,解释道:“剩下的5家,其中周家的星河城、郑家的无边城、刘家的飓风城,三家都和当年的武道圣地镇星城有关,是镇星城后人建造的城市。”

“张家的定天城,则是昔年,人王故乡,南江之地的总督后人所建,那位总督曾留下许多刀道之法,你也许还听说过一些,什么斩仙灭帝之类的……都是这位取名的。”

李皓眼神异样,还真听说过。

尤其是《爆血狂刀》,据说也是这位的传承,而银月武师当中,其实有一位算是对方的传承,狂刀!

只是,狂刀如今带着几位武师,去了别的地方。

很早之前,李皓就没再看到狂刀。

侯霄尘提过一次,让狂刀去了别的地方办事,至今未归。

原来,张家的刀,是这位的传承。

至于周家的星河城、郑家的无边城、刘家的飓风城,都是镇星城传承,这个倒是有些知晓。

王署长继续道:“剩下的洪家,先祖倒是名气不大,洪家的雷暴城,是新武后期一位强者崛起后,迁徙银月建造而成,不过对方有个身份,毕业于魔都武科大学,是魔武后期的一位天才……”

李皓微微点头。

八家,其中三家和镇星城有关,剩下的几家,李家不说,武林盟赵家是当年的一位武林盟主后人建造,洪家是魔武的天才建造,张家是人王故地的总督后人建造,王家则是血帝尊亲戚建造。

这么说来,倒是都有些来头。

李皓又道:“那按照俚曲顺序,为何李家第一,张家第二……王家排名要靠后?”

王署长摇头:“八大主城,除了李家之外,其实其他几家相差不大,你要硬说张家第二……其实也说不清楚。这俚曲,到底谁传出来的,至今也没个准确的答案。毕竟只是小世界,除了剑尊之外,其他几家,哪怕来头不小,也不是真正的帝尊坐镇!”

比如王家,来头可不小,可又不是血帝尊亲自坐镇此地。

李皓点头道:“那按照你的说法,周、郑、刘三家,岂不是一体的?”

“那也不至于……都是先祖关系密切,不代表后人关系还是如此,俗话说,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就拉倒。这还嫡亲都如此,何况是后人,还不是一个祖宗的后人……”

王署长对这个,倒是不太在意:“镇星城当年的各大家族,后来关系也一般,自从新武建立,也都各奔东西去了。”

李皓没再多说什么。

他考虑了一会道:“如今,周家、张家,想和我达成简单的联盟合约,加上王家、赵家,以及没有出现的剑城,五家不算在内,目前,只有郑、刘、洪三家还没给出任何答复。”

王署长吐了口气,没有说话。

各有各的想法,他也不好确定,那几家怎么想的,当然,郑家在他看来,不出面正常,九成九是叛变的。

而李皓,盘算了一下,又道:“先不说这三家,另外,还有四方国度,三方大陆……还有不知名的可能来自另一方宇宙的强者……我已经尽力在清扫敌人,为何感觉,全天下,还是都在和我作对?”

有些无奈。

他已经很努力地在寻求和平了,也在寻求一个平衡点,可是……还是敌人越来越多,不见少丝毫。

这一统天下,真是个难题。

“也许……还是欠缺了一些东西……柔够了,刚不够!刚柔并济,才是真正的王道!”

李皓缓缓道:“我虽杀戮不少,可都是一些弱者,在古城看来,在各方国度看来……我李皓,也就这样了。”

“所以,唯有雷霆手段,剿灭一家,让人惧怕,才能让世界太平下来!”

他看向赵署长:“我欲全力以赴,剿灭一方,赵署长觉得,选择哪一方立威更好?”

赵署长一怔,缓缓道:“这要是立威……自然是大离更好!”

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有些疑惑。

大离,就在眼前啊。

而且,大离的战力,说很强,也就那样。

李皓的心思,他有些琢磨不透。

李皓却是意味深长道:“赵署长,一切的战争,除了要杀敌威慑之外,还有一点……要获得足够的好处!”

此话一出,赵署长心中微微一怔。

思索一番,想了想道:“要说好处……古城的好东西肯定不少,但是此刻对方都在遗迹,而且城中有强者坐镇,所以古城要先放放……而且我们的敌人太多,目前来说,还是地面上为主。”

“三方大陆的国公太弱,好处有限……而且此刻不适合内讧,只能选择四方国度。”

他思索一番道:“大离若是都督觉得好处还不够,那只有南方的水云国和西方的神国最合适,而东方的大荒,也是个穷困之国,还未必有大离富裕。”

“水云国的话……”

他想了想又道:“还算富裕,但是,没听说有太多的修炼资源,唯独西方神国,修炼资源很多,而且还有神灵存在,神灵天生聚能,西方甚至可能存在天然的矿脉!”

“但是西方神国,也是四国当中最强的存在!”

赵署长简单介绍了一下,又道:“神国那边,据说信奉月神,月神是主神,其下,还有各路神灵,金木水火土各种神灵都有……如今可能都已复生。”

他看了一眼李皓,他不太确定李皓到底打谁的主意,但是他觉得,李皓很可能打起了西方神国的主意。

他又道:“当然,神国最强,若是灭了神国,其他各方,也会忌惮无比,也许会主动退兵!”

“可是……现在我们还在和大离纠缠中……”

他很头疼,不知道李皓到底如何想的。

放着大离不打,难道想去打神国吗?

又想到了袁硕说的话,以及三大组织就在大离,他心中微微一动,不打大离,难道是为了让大离保存足够的实力,去压制三大组织吗?

李皓摸了摸下巴,开口道:“赵署长,你说,我若是再次会见大离王,我给他足够的时间,去平定国内的一点祸乱,他愿意吗?”

赵署长心中一动!

果然!

“这个……不好说!”

他摇头道:“大离王也是霸主,他知道,此刻一旦他离开,放任都督自由行动,也许会带来一些更大的麻烦,所以,哪怕国内动荡,此刻,他也不愿离开。”

李皓笑道:“可他更应该知道,此刻他不如我,无法对付我,在这和我纠缠,其实没太大的好处。”

话是这么说,可人家又不傻。

放任你离开,谁知道什么后果?

当然,李皓行踪不定,难以固定,可大军在这,银月武师都在这,也就被纠缠住了。

李皓开口道:“战天城此次出动万人战天军,另外,我若是再和周家、张家达成协议,加上赵家,还有三万铠甲,再加上我原本拥有的万副铠甲,合计5万铠甲。”

“五万铠甲战士,以一当十,挑选精锐,组成精锐战军,强者全军出动,能否迅速拿下西方神国?”

说到这,李皓又道:“练兵,留下大离就足够了,水云国水军为主,大荒,骑兵为主,唯独大离是陆地之军,而神国我也有些了解,都是一群狂信徒……拿他们练兵,其实意义不大。”

赵署长彻底确定。

李皓不知道怎么想的,想拿西边的神国立威。

他沉默一会,开口道:“若是只有五万军队,倒是可以迅速转移战场,现在,只有两个问题,第一,大离还在这,如何应对?第二,对方神灵复苏了多少,若是复苏,具备什么样的战力?”

从极北之地,忽然转换战场,要去极西之地,横跨数万里之遥。

此事,也就李皓能想出来,敢想出来!

赵署长都有些无力。

李皓,真敢想啊。

李皓开口:“不说他神灵多少,此战为了立威,为了让西方平静,我必然会全力以赴,所有妖植,能出本尊出本尊,不能出,那就分身出战!圆平武科大学的那些学员,我会给予足够的好处,让他们协助出战……动用一切力量,覆灭神国,也是为了防止神灵做大!”

“神灵的威胁很大,一旦被神灵做大,也许会夺取我们对天地大道的掌控权。”

他的理由,也算是丰富。

可是……赵署长相信,李皓不是这么简单的目的,否则,不会这么急切地要去对付神国。

既然李皓这么说了,他也不再多说。

“那一切听都督安排!”

李皓笑道:“那还要劳烦赵署长了,此战……赵署长也需带上银月所有强者,包括赵署长麾下,那上万的银月卫。”

是的,赵署长坐镇此地多年,麾下还有一支不弱的银月卫,只是一直在警惕古城,并未出兵。

赵署长微微凝眉:“那都督的意思是……不给神国留任何后路?”

“是的。”

李皓点头,露出笑容:“神国在西方,给他们留后路有何用?”

此话,意味深长。

赵署长点头,没再多说。

而李皓,看向远处,看向对面,对面的大离王,未必那么听话,让他回去就回去,让他休战就休战,一旦自己带着强者离开了,也许……他会有些想法。

思考一番,李皓开口:“赵署长,你去安排,将精锐替换下来,做好随时出征的准备!”

“另外,通知所有强者,做好战斗的准备,联系中部的林红玉他们,让他们那边也做好一切准备,让所有强者,三日内不得离开天星城……”

赵署长点头。

李皓又看向王署长道:“此战,我希望万无一失,王署长,我希望获得一些来自战天城的帮助。”

王署长扬眉:“你需要什么?”

“槐将军的分身,这是其一!第二,所有绝巅守护妖植的本尊出战……是本尊,而非分身!另外,若是可能,我希望守护神兵……也能出战。”

王署长吸气,李皓这是铁了心要直接灭掉神国了。

他到底图什么?

之前,对付大离,这家伙有些敷衍,一直说着练兵,也没求援各路,可这一次,不单单此地的人要走,连中部的人都要带走,甚至还要求上战天城这边……

自从李皓成为天星都督,他几乎不会向这些老古董求援了。

“这……还需要你亲自去战天城谈谈!”

槐将军的36位子孙后代,其中还是有一部分绝巅的,被它庇护,这才没有死去。

这些绝巅,几乎都能本尊出战了。

本尊,终究要比分身强许多。

李皓点头,又道:“王署长,你这一次,也要随我出战,你本源大道移植了过去,其实已经可以诞生道脉,你自己一直没注意罢了。”

“我……”

王署长思索一番,点头:“好,我知道了!”

李皓笑道:“那就好,若是对方有雷神的话,那更好,若是能杀了对方的雷神,夺取对方的雷霆道脉,我便赠予王署长,以雷霆主导其他道脉,彻底化为新人类肉身!”

王署长脸色微动,这一次没再开口。

李皓看向外面,开口道:“你们先做好一切准备,我去和大离王谈谈!”

说罢,星空剑忽然浮现。

下一刻,一枚“火”字神文出现,星空剑扭曲了一下,忽然化为一个李皓,气息狂暴,带着一些桀骜不驯,有些猛虎出山之意。

“我去和他谈谈……诸位,准备好!”

说罢,星空剑一闪而逝,人已消失。

而李皓的本尊,依旧伫立原地不动。

赵署长见状,眼神微动,也没多说,很快离去。

……

大离军营中。

大离王正在想事情,忽然,一股气息动荡,虚空波动了一下,大离王瞬间露出一抹怒意,而很快,姜离也瞬间出现在帐篷中。

虚空波动之下,李皓身影浮现。

“大离王!”

“李皓!”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这是李皓第一次主动进入大离军营范围,这家伙,胆子真的不是一般的大,那姜离,身上已经浮现出白玉之色。

李皓露出笑容:“我无敌意。”

两人却是不敢大意。

李皓又道:“我和映红月有仇,此次我已知晓,映红月人在大离,也许在大离境内杀戮……我是想和大离王谈一谈……对付映红月之事。”

“无需你操心!”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不过跳梁小丑罢了!”

“不,他不是。”

李皓摇头,露出一些笑容:“映红月,绝不是跳梁小丑!他手段很多,后手很多,他甚至不单单只是一些叛徒的棋子,他本人,也许也不简单!”

大离王微微皱眉。

说实话,作为一方霸主,他其实没把映红月这些人放在眼中,哪怕对方在后方捣乱,他也没太过重视。

三大组织,严格来说,不过是地方组织。

而如今,却是国与国的征战。

李皓说的映红月好像很复杂一般,他却是不以为然。

李皓又道:“映红月,也许和另外一方宇宙的强者有关。”

李皓轻声道:“此人,想杀他……绝不是那么简单的,甚至杀了他,可能会引起一些极其可怕的后果。”

“可怕的后果?”

大离王有些皱眉:“杀了他,难道世界毁灭了?”

“对。”

李皓笑着点头:“以前,我不懂,后来,我渐渐懂了一些东西,杀了映红月,也许会引发一些不可测的后果,甚至是释放出一些极其可怕的存在!”

“映红月……一直追求的八脉合一,不寻常,不简单!他可能有一些更深层次的想法,甚至……抛却了自我成长,选择了和一尊可怕的存在,彼此吞噬彼此……”

大离王没听懂。

李皓却是感慨:“这是个可怕的家伙,我弱小时期,不太明白这一切!等我强大了一些,感悟了一些大道,我就知道,杀他……太难!”

“李皓,你到底在说什么?”

李皓叹息:“我不能轻易杀他,我杀了他,也许会破开一个极其可怕的封印,简单来说,映红月将自己和封印联系到了一起,自己成为了一个封印的阵眼!当然,他唯一一点不完善的便是……没能夺了我的血脉,否则,他就不是封印的阵眼那么简单,而是整个封印!”

“所以,此刻,对付映红月……不能操之过急,但是,也绝对不能放任他成长!”

李皓轻声道:“得一点点地削弱他,最好让他不断远离银城,甚至让他不断的受伤,不断的逃跑,不断地抽取力量……”

大离王隐约听懂了,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此人……和一位被封印的强者联系到了一起,他可以抽取那位强者的能量?”

“具体是不是,不太确定,但是可能性很大,当然,需要付出一些代价,与虎谋皮!他抽取力量的同时,其实也是在被同化……一旦被完全同化,封印就会失效……”

这一切,都是李皓的推测。

当然,并非无端推测。

而是几次交手之后,加上亲眼看到了一些八卦图的变化,以及七条红线的波动,得到的一些感知。

所以,杀映红月,是一件极其棘手的事。

当然,李皓不急。

他有足够的耐心!

若是能轻易杀死那家伙,他一定很着急,可当他知道,不能的时候,他就不急了,放下了心中所有的焦躁,选择了一步步来。

他有这个耐心去做这些事,就如当初,他有耐心,蛰伏在巡检司,花费一年的时间,不为别的,只是单纯的去看一些卷宗。

此刻,大离王看了一眼李皓,忽然道:“你这不是本尊?”

此话一出,姜离微微一怔。

有些震撼!

不是本尊?

大离王是见过李皓分身的,此刻,皱眉道:“难怪如此大胆,如此嚣张,这应该是你上次动用的手段,化身十人,围杀本王的那种手段,对吗?”

说罢,又道:“是你们研究内容中的,道脉神通所化?”

他拿到了李皓给他的研究内容,也知道一些情况。

李皓笑了笑,点了点头:“是,火脉神通之力,化为了神文。”

“这个本源分身,有什么区别吗?”

大离王问了一句,原以为李皓不会回答,李皓却是笑道:“当然有!本源分身不会主动修炼,只能被动吸收一些能量,神文分身可以主动修炼。”

“这是其一,第二,神文分身具备和本体不太一样的能力,比如火系分身,就极其擅长火系神通,而剥离之后,本尊却是没有了这样的能力。”

“第三,本源分身破碎,本尊会遭受重创,而神文分身破碎……并不会产生巨大的反噬,当然,会让我的火系神通遭受打击。”

“第四,更隐秘一些,起码,你不好判断出我的本尊到底是谁……虽然我现在对你展露了,但是,实际上和本尊气息是不一样的!”

大离王有些震动,没有再问。

李皓笑了笑又道:“此次我来找大离王,是有一些想法……我想给映红月一些压力,所以,希望大离王、神殿主祭,可以帮我一个小忙,或者说互相帮忙,我们一起去大离,给他们一个惊喜如何?”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你在说笑?”

让自己和他走,然后,他本尊还在这。

那大离百万军队不要了吗?

李皓一旦等他走了,突袭大离军营怎么办?

李皓叹息一声:“大离王格局太小,强者还在,军队……真的有太大作用吗?所谓军队,所谓练兵,都只是在强者不存在的情况下,才有作用……不杀强者,覆灭军队,没有太大的意义,没了军队束缚,你们反而更危险。”

“就如大离王,我一旦离开,你会屠杀军队吗?没了军队的束缚,我成为刺客,你能承受住我的报复吗?”

姜离此刻有些皱眉,低沉道:“李都督孤身前来,就是为了去对付映红月?”

为何,觉得没那么简单。

李皓却是点头:“我的目标,其实一直都是映红月,他排第一,至于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放。”

“那你本尊为何不亲自前来?”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李皓笑道:“孤身去大离,我也担心,你们出动初武之神,直接杀了我……小心一些,何况,本尊去了,你们也要小心我实力太强,搅乱你大离!如今,不是正合适吗?”

“难道大离王,真的不担心,三大组织在大离屠杀民众?”

“他不敢!”

大离王自信道:“他若是敢如此做,那大离不惜一切代价,也会追杀他们到死!”

“别太自信了!”

李皓笑道:“一切皆有可能!”

说罢,又道:“我的提议,二位真的不考虑吗?”

大离王思索一番,看了一眼李皓,忽然道:“你想让我们离开,本尊却是没来,难道是有别的目标?所以,不希望我们在这干扰你?”

李皓笑而不语。

“难道……因为其他三国出兵,你想突袭其中一方?”

他眼神微微一动:“所以,你迫不及待,希望我能离开,然后给你时间?”

李皓笑了:“大离王,你说是便是吧。”

“那本王更不会走了!”

大离王忽然冷笑起来:“那本王,就得当好这颗钉子!”

李皓也笑道:“可那样一来,我真的要走,只能出尽全力,对付你们了。”

李皓幽幽道:“现在,我们一起去解决三大组织的麻烦,你有时间平定后方,我有时间去做我要做的事,两全其美,你何必给自己找麻烦呢?”

大离王不为所动!

李皓笑了,“这样吧,接下来,我可能要对付古城,古城强者许多,本源许多……我算你一份,如何?”

“什么?”

大离王心中一惊。

李皓笑道:“对付古城!八大主城,不是人人都是好人,不是人人都和我一方的,既然如此……该对付,就对付他们,斩尽杀绝,让古城彻底沉寂好了!你大离,不需要本源之力吗?我给你们机会,如何?”

大离王脸色变幻。

姜离也急忙道:“你简直胆大包天!古城强者无数,哪怕没有彻底复苏,也不是你可以轻易对付的……你在外无敌,在遗迹之内,也许一尊不朽巅峰存在,都能杀你!”

“多谢关心!”

我是关心你吗?

姜离有些无语,这李皓,脑回路真不一般。

李皓笑道:“不敢吗?不敢,如何称霸天下?霸主,就是欺软怕硬吗?”

大离王冷笑:“你在激将本王?”

“是啊!”

李皓点头:“你我都是这个时代的天之骄子,为何要看人脸色行事呢?你敢对付古城分身,不敢对付古城本身吗?”

“你不还是为了你自己的目标……所以故意要支开我……”

“是啊!”

李皓很诚恳:“不管你走不走,我都会走!我会留下大军,你若是想屠杀,就尽管屠杀,刚好,也帮我清理一些杂兵,也顺便激起我天星民众的愤怒,接下来,四国别想进入天星一步,所有人都会将你们视为世代血仇!”

大离王不为所动,“那就试试!”

李皓又笑道:“给你机会,你真的不愿意把握吗?大离王,你非要我翻脸吗?”

大离王脸色难看,忽然又笑了:“好,本王可以答应!不过,本王有个要求……”

“你说。”

大离王笑了:“你不是想趁机对付一方吗?你不是不愿意欺软怕硬吗?那好……你若是去西方,对付西方神国……本王就愿意配合你!”

西方神国,四国最强!

大离王心中有数,大离,撑死了四国第二,是不如那有无数神灵的国度的。

李皓想对付谁?

在他看来,最大的可能是大荒,大荒骑兵多,机动力太强,很容易瞬间席卷整个东方大陆。

而水云国,则是水军为主,其实威胁不大。

神国那边,太过强悍,不是李皓目前的目标。

所以,他断定,李皓大概率是要去对付大荒!

可是,自己能随他心意吗?

当然不行!

你去对付神国,我就不给你制造难关!

而且,大离,也对神国很是忌惮,大离信奉初武之神,也很清楚一点,信仰这东西,有时候很可怕,西方的狂信徒太多,这样的国度,其实很难对付。

也许要灭绝他们的国度,才有可能断了西方的反抗。

哪怕天星王朝,也有希望一统。

可西方神国,也许是难度最大的一方。

李皓微微皱眉:“西方神国,神灵开始复苏,强悍无比,此刻对付神国……必是惨烈一战,你倒是敢说,也敢去想!”

大离王哈哈大笑:“我不是随你心意吗?你既然让本王离开……那就去对付西方神国……西方神国,信仰之力传播,神灵浮现,其实对天星而言,也是最大最危险的强敌,你不是连古城都敢对付吗?你不敢对付神国?”

李皓冷冷看着他:“并非不敢,只是不是时机!等三国平定,我自然会去解决他们所谓的神灵……”

“那就现在!”

大离王寸步不让:“如此一来,本王才愿意给你机会,否则……你敢走,本王就敢瞬间侵占整个北方大陆!”

李皓冷冷看着他:“不要作死!”

“你试试看!”大离王冷笑:“本王也想看看,初武神骨入体,能否斩了你!”

李皓深吸一口气,火气爆发,一股狂暴的火焰之力,在四周升腾。

姜离很是警惕和凝重。

而大离王,也是眯着眼,看着李皓,准备好和李皓厮杀!

既然出兵了,他就不怕李皓翻脸。

迟早的事!

他又不是李皓的家将,李皓说什么,他就要听什么吗?

李皓深吸一口气:“我先拿下大荒,自然会去对付神国……”

“别做梦了!”

大离王冷冷道:“大荒,你动不了!”

李皓眼中猛虎浮现,带着浓郁的杀意:“那我就先灭了大离!”

“试试好了!”

“咳咳!”

此刻,姜离见两人要真的厮杀起来了,急忙道:“李都督,不如听我一言如何?这神国,的确威胁更大,传播信仰,民众愚昧,很容易被神国愚弄,不管是都督统一天下,还是我大离一统天下,神国,其实都是毒瘤……”

“信仰,我们大离很清楚其中的问题,一旦传播开了,也许整个天星都会迎来浩劫!”

他露出一些笑容:“都督若是愿意去对付神国,我大离,不但不会阻拦,还会助都督一臂之力……比如,我也可以出手,协助都督解决神国。”

李皓皱眉看着他们,冷冷道:“神国强悍,一旦陷入胶着……”

“都督伟力,还会惧怕神国?”

李皓冷笑:“激将我?”

大离王淡淡道:“是又如何,你之前不是如此激将本王的吗?”

李皓笑了:“我这人……从不怕激将法!既然如此……好,那就将西方神国,作为目标!”

“……”

这一刻,大离王和姜离对视一眼,眼中露出一些疑惑,李皓……真的敢?

李皓淡淡道:“若是不放心,大离王和主祭,都可以参与其中……我从不怕任何一方,只是你们觉得需要如此……那就让你们亲自参与进去,观战也好,还是其他……都可以!”

此话一出,大离王心中微动,淡淡道:“罢了,本王需要回归国内一趟,解决三大组织的问题,你的分身可以跟随我过去,当然,姜离,你可以陪李都督走一趟!”

姜离点头,并未多说。

而李皓,深吸一口气道:“那便如此决定!”

说罢,瞬间消失,声音传荡:“今晚出发,姜离主祭可以跟随,我分身晚上再来!”

等他消失了,大离王微微皱眉:“主祭,你说……他是敷衍本王,还是真的会去对付神国?又或者,一开始的目标就是神国?”

姜离摇头:“应该不会,与其对付神国,那还不如直接对付我大离更好,大王心中应该清楚,神国之力,四方第一!”

去偷袭第一,那还不如直接干掉第二,起码,还没有什么掣肘。

李皓,大概就是想去对付大荒。

姜离笑道:“还是大王厉害,三言两语,刺激的李皓不得不去对付神国……”

说到这,有些迟疑道:“只是,李皓今日,好像有些容易受激。”

他也有些疑惑。

大离王沉默一会:“不管这些,先看看,西方神国的确麻烦……只是,你要小心,也许……他的目标是你,故意这么说,最终目标,却是为了对付你!”

姜离脸色一正,还真有这个可能!

他点了点头,肃穆道:“大王放心,我会小心的,一旦有事,也会迅速联系大王,还有动用初武神骨,他想拿下我,也没那么轻松!”

大离王深吸一口气:“嗯,另外,我的确要回去一趟才行,不能任由那些家伙在国内乱来,原本不能离开,现在……倒也是机会!”

说到这,再次看了一眼李皓离开的方向,沉声道:“他说,映红月联系着一位强者,你觉得是真是假?”

“七成真!”

“你觉得他说的是真话?”

姜离点头:“我知道一些情况,若是能轻易击杀映红月,以李皓的性格,今日的成就,他岂会轻易放弃?所以,也许的确有一些麻烦,逼迫的他,不得不放弃现在全力杀死对方的打算。”

大离王深吸一口气:“明白了,那我更要去驱逐他们离开,否则,那些家伙,也许会给大离制造大麻烦!”

心中想了很多,最终还是决定,先和李皓达成一些协议。

而且,李皓真要去对付神国,倒是好事。

也能看清楚双方实力如何!

李皓,还有多少底牌没出?

姜离也不断点头。

……

同一时间。

李皓也是唏嘘……大离王,真可爱啊,我都不舍得杀你了。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