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肉身道脉(求订阅月票)

李皓和武林盟达成的协议,并未隐瞒太久,或者说,本就不需要隐瞒。

甚至是特意去公开消息。

一万副铠甲,签同盟之约,无需出兵,无需出人,无需强者助战,只要答应一些基本条件,不和叛徒一方合作,不和李皓之敌合作,不扰乱天星都督府的统治,遵守天星的律法。

就这些,天星王朝,便愿意接纳新武。

两不招惹。

天星都督府,也不会特意针对新武强者。

而李皓,也会付出一些代价,去换取这些,双方算是站在一个平等的角度,去谈同盟,合作之事。

这,其实都不算是同盟。。

只是基本的互不干扰条约,而李皓,也答应,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会帮助新武人族,打开星门,寻找新武主世界。

这样的条件,还算过分吗?

当然,若是以前,新人类,没资格获得新武的平等对待。

可今时不同往日!

李皓,已经接近外界无敌的程度。

在强者们还没彻底复苏的情况下,无法走出来的情况下,这时候,李皓是有资格,和这些古城平起平坐的。

……

消息流传的很快。

各大古城,若是复苏了,多少都有一些自己的信息渠道。

或者,或明或暗,其实都有一些自己扶持的强者或者势力。

没人会真的坐着等死,尤其是新武人。

大家都会关注外界的一切变化。

于是,消息很快就流传到了各方耳中。

……

银月,濒临月海之地,一座古城半在岸上,半在海中。

此刻,古城大殿,也有消息传回。

大殿之中,一位老人咳嗽一声,略显虚弱,开口道:“这李皓,乃是李家之后,又是此代人族领袖之一,如今和武林盟达成协议,看来,是希望各方迅速表态,姿态倒是放的很低。”

“之前,他和大离王一战,实力强悍,不过20的年纪……让我想到了新武初期,人王他们那一代人……江山代有才人出,如此年轻,若是不死,未来成就必然非同寻常。”

老人说完,下方,一尊金甲沉声道:“李皓的确很有潜力,不可否认!不过……李皓断了三家神兵,其中便有我族神兵……那是传承之宝,断了神兵,断了石门后的传承……此举……太过!”

“而且,他断了三家神兵,还说开星门,恐怕也只是画饼之语,李家是可以开启,星空剑也可以,可无帝尊之力,如何开启?”

“帝尊……新武时代,也只有那些顶级存在达到帝尊之境,李皓,如今身处小世界,纵然新道浮现,可这新道未来如何,谁也不知,开星门之说,只能当成安慰之语。”

“一旦星门不开,新武想要再现人间,也许会和那李皓有些冲突,这天下,分五国,李皓有王者之相,到了那时,李皓真能容忍新武分裂银月之地?人王时代,恐怕早就灭之!这李皓,若想称王……我看,迟早会和我们起冲突。”

此话,也不算错。

老人微微点头。

按照新武人的作风,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不过,老人还是开口道:“可如今,战天城、武林盟先后表态,若是不表态,是否会和这两方起一些冲突?且不去说郑家如何,也不说李家目前如何,其他六家,若非叛逆,还是同气连枝的。”

“馆主,新武……过去十万年了!”

那金甲沉声道:“如今的八大主城,真的还是当年的八大主城吗?真的……还能走到一起吗?”

老人沉默。

过了一会,开口道:“不管他们怎么想,新武还是新武……我不太希望新武人,彼此刀剑相向……只是一次基本的一致联盟罢了,参与其中,也不无不可。”

金甲考虑一会,开口道:“那随馆主心意,只是,如今情况不明,我们也会做好准备,八大主城,而今,也唯有自己能信任自己了。”

老人点头,“这点我还是明白的,那便让人传讯出去,和李皓那边联系吧,希望此人,不会明面上结盟,暗地里做些其他事。”

“希望不会!”

……

这一日,各地,都有一些这样的议论。

对李皓,大家不算太忌惮,但是,也不希望此刻和他起什么太大的冲突,加上战天城、武林盟先后表态,还是有古城在这时候,选择了联络李皓。

至于天星可能面临四国围攻的困境,众人都没太在意。

在他们眼中,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个体实力。

李皓实力足够,那就有资格获得尊重和合作。

至于李皓一方其他人弱小,那都无关紧要。

……

而就在李皓奔波的同时。

天星四方。

北方的大离,已经出兵。

这一日,东方大漠之地,尘土飞扬,黄沙万里,东方尽头,无数骑兵,策马而行,面带黑巾,无边无际的军队,正在朝东方大陆涌去。

队伍前方,一头白色战马,如同天马翱翔,四蹄不沾地,速度仿佛突破了虚空,率领着无数骑兵,踏平了沙漠,朝东方大陆飞奔而去。

白马身边,是上百头强大的金色战马,也都有骑士骑乘。

每个人的气息,都极其强悍。

无数大旗,迎风招展。

上刻——荒!

大荒之国!

天星乃是中原之地,北方大离和天星隔着苍山,苍山有妖,飞鸟难渡。

而东方,隔着万里黄沙,人烟难至。

自从天星皇室一统天下,四方国度,已经断了来往,只有少量的商旅,跨越千山万水,为了获得更大的利益,才会冒死就进入四方国度。

大荒之漠,是东方的天然屏障。

可如今,却是被无数骑兵,踏平了这片天谴。

队伍前方的白马金甲强者,并非大荒之主。

此刻,空中还有八匹巨大无比的骏马,翱翔虚空,拖拽着一辆巨大的马车,如同宫殿。

那马车,真的如同宫殿一般。

这时候,隐约间还能看到一些宫女侍卫,在宫殿中行走。

宫殿之中,有一道道人影伫立。

这里,才是大荒之主居所。

宝殿之中,一位有些老迈的老人,透过宫殿,看向下方,看向那大军前方白马之上的金甲将军,有些感慨:“还是年轻好,据说,今日的天星都督李皓,年纪不大。北方的大离国主,也不到而立之年。我大荒,年轻一代,也不算丢人,只是可惜……”

老人好像有些遗憾:“可惜,阿珺非男子……”

此刻,下方有文士出立,笑容灿烂:“大王无需遗憾,珺殿下有大王之风,在军中也受各方将士爱戴,如今,天地动荡,中原动荡,天星王朝腐朽,大荒也好,大离也好,都励精图治……这是天赐良机,自古以来,中原衰落,便是我四方王朝崛起之时!”

“天赐我大荒珺殿下,有万夫不敌之勇,有摘星拿月之能,有擒龙搏虎之力,虽是女子,可我大荒,何曾在意这些世俗之礼?”

他看向上方的君王,朗声道:“据臣下所知,那西方的神国,国主也是女子,水云之国,如今更是太后掌权……既然如此,我大荒,何必在意这些?”

上方,大荒之主感慨一声:“也是!只是……”

笑了笑,没再继续说下去。

而是看了一眼说话的臣子,露出一些微笑:“罢了,本王虽老,还能为大荒出些力,扶阿珺一程,只是,这李皓,还有大离王这些人,都不太好对付。”

“臣下知道,乱世出豪杰,不过,我大荒三国,机会不错!天星东方,本是那定国公所辖,可自从徐家先后两代家主被李皓所杀,如今东方已乱,又有行省叛变,围攻徐家……人心惶惶,东方又极其富硕,若是能拿下东方大陆,和天星都督府隔海相望,不急着进攻天星中部,我大荒收买人心,站稳脚跟……也并非无机会!”

大荒之主,再次点头。

接着,看向大殿中角落一人,黑袍在身,有些神秘,他露出一些笑容:“使者对李皓此人,有何评价?”

那黑袍强者,声音有些平淡:“天才,人杰,若非如此,也无需四国齐出!不过,之前文跃说,在东方站稳脚跟,等待时机……实属不智!”

“李皓这种天才,最缺的其实是时间,一旦给予对方时间,对方必然能扭转乾坤!自古以来,这些人都是如此,时间足够,扭转乾坤易如反掌!”

“所以,我觉得,能雷霆一击,那就雷霆一击,纵然打破了这方天地,生灵涂炭……大不了,事后重建!而一旦此刻犹豫不诀,想要成为那盛世之主……恐怕……机会渺茫!”

大荒之主若有所思,缓缓道:“使者之意……是说,迅速攻破东方大陆,进入中部,屠戮天下,扰乱李皓阵营,四方动荡,让他不得安生?四方合一,联手击溃此人?”

“不错!”

黑袍迅速道:“这是唯一的办法!李皓这种人,万万不能给予对方时间……否则,最终失败的,只能是诸位!”

此话一出,之前说话的那位大臣,微微皱眉,开口道:“使者此举……无异于将大荒置于万民对面,天星人口百亿,我大荒人口不过五亿!只有天星二十分之一……”

他觉得,真要按照这位古城强者的说法去做,最终就算击溃了李皓,也很难统一天下。

唯有怀柔!

他迅速道:“对东方大陆,未必要强攻,恰恰相反,可以联络徐家,进行合作,裂土封王,也可以!徐家在天星,只是国公,若是愿意加入大荒,封他徐家一个王侯,又能如何?徐家执掌东方大陆两百年,若是大王许可,我亲自去徐家,找徐家谈判……如此一来,大荒,可以迅速在东方站稳脚跟!”

那黑袍使者还想再说,大荒之主咳嗽一声:“文跃,你说的有理,不过……使者说的也并非无理!”

他再次看向黑袍:“若是使者,愿意给大荒足够的支持,城内妖植,为我大荒提供粮草,城内强者,愿意出手相助,再为我大荒提供10万副战甲……也可依使者之意,速战速决!”

黑袍强者暗骂一声!

这些人主,没一个好说话的。

好在,对方还是愿意出兵的,否则,还真不好交代。

他迅速道:“这些,我会尽量为大王争取,只是……大王也知,如今各大古城,都很艰难……”

“本王明白,尽量便是。”

大荒之主笑道:“要不然,强攻,损失太大,我大荒国土小,人口少,强者少,和中原之地血战,恐怕无以为继。”

黑袍不再说什么,一切等大人决定。

这些家伙,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

不给好处……太难了。

也不知道,其他几方,现在如何了?

他也无法联系到其他几方,倒是大离那边的消息,流传了过来,知道大离出兵了,只是,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

同样。

这一刻,西方、南方都有动静。

南方,一条大河之上,无数战舰密密麻麻,分部在南方水域,正在朝南方大陆进军。

一艘巨大的战舰上。

水云太后,垂拱而治,外面,才几岁的水云国主,正在嬉戏玩闹,而那太后,声音传出:“我水云国,水军不弱,可陆战实力有限,国中强者,也是有数的……此次,只能限制南方大陆,水云也无一统天下之心,只求占据南方大陆,能迁移一些民众入此,水云国内,水患太重……”

“据闻,新武时代,军队战力无双!那战天之城,为李皓出兵一万,抵御大离百万雄兵!甚至据说,那些战天军,都是死人残念,不知尊者,能否出古兵相助我水云小国?”

珠帘之外,一位黑袍有些无力。

这位水云太后,从他进入对方国度,就一直哭苦,哭穷,哭弱。

真无心出兵,早就赶人了。

明明野心不小,非要捞点好处才行,他只好道:“太后,此事……我也无法做主……”

“尊者谦虚了……当然,进入南方大陆,还请尊者多多美言几句,小国寡民,我儿又小,孤儿寡母,若是损失太大,也难压制国中反对势力……”

“我尽力而为!”

黑袍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想着,这事让大人去头疼吧。

这位水云太后,可不是好惹的。

他隐约有些感觉,这位……也许也有什么了不得的传承。

新武时代,强者太多。

水云国度,水系发达,也许有人在那边留下了什么强大的传承,甚至,他有些怀疑,是否是某位擅长剑法的那位?

水系之力,据说,新武陈家,有些擅长。

新武姓陈的很多,可擅长剑法,擅长溪流之剑的……却是很少很少了,最出名的,自然是一直追随人王,最终成了人王妃的那位。

可他想不通,那位来过银月之地吗?

若非在这位身上,隐约感知到了一些剑意,又想到了水系剑法,他也不敢朝这方面去想。

当然,也不一定就是那位。

新武时代,魔武那边,擅长溪流剑法的也有不少。

这一切,只能等这位施展,才能知晓清楚了。

……

大荒也好,水云也好,都将黑袍当做座上宾。

可这一刻,西方,一座巨城浮空而行。

此刻,城中,神国大殿。

同样来自古城的黑袍,地位却是不高。

甚至,连装模作样都没有。

大殿之上,只有一位神态端庄的年轻女子,可此刻,话语却是如同神祗,居高临下,看向黑袍,声音不算冷漠,只是有些淡然:“等神国抵达天星,你主再不出面,合作便就此终止!鬼鬼祟祟,可算不得新武!昔年,你新武强者,灭我神灵,强势无双,而今,却是如同窃贼,着实让人羞耻!”

黑袍几次欲言又止,那女人依旧居高临下,气息强悍,淡漠道:“无需理由,无需借口!区区一尊本源分身,就想我神国为你们能卖命,想的太过简单!而今,我国内神灵复苏,得天意垂青,执掌天道,纵然尔等不至,神国也必将统一天下!新武若是无人,那连新武残军,一并灭之!”

黑袍气息有些动荡,许久才道:“天地没有复苏罢了,一旦复苏……”

“没有复苏,那也是你们无能!”

“……”

黑袍无言以对,只觉得,和这些人打交道,真的烦人。

这神国,神灵为尊。

昔年,新武又曾灭杀神灵,这些家伙,对他们这些古人,都很仇视,若非需要一些合作,大概自己一来,就被对方给灭了。

自己出使神国,也真够倒霉的。

……

这一日,三国大军,浩浩荡荡,都开始朝天星靠近。

银月。

银城。

城外,喊杀声一片,小规模的军战,还在持续,每日数万大军互相厮杀,一日不断,也是尸横遍野,死伤惨重。

阵前,更是有大将斗将。

打的天翻地覆,这几日,也有将领陨落。

双方,将战斗范围规模都控制在了一定的程度,可依旧死伤不少。

不过,很明显地,双方军容,都比之前好很多,此刻,出兵不乱,临战不惧,哪怕那数百万普通军士,也挑选了一旁精锐,组成了新军,上过一次战场,只是……死伤极其惨重。

挑选了三万人,都是精锐,对方只是出动了万人,就迅速击溃了新军,打的新军差点崩溃,结果一战下来,阵亡三成,差点吓傻了那些人。

好在,人员迅速得到补充,加上猎魔军挑选了数百人,充当各级军官,这才稳住了新军。

……

大离军营后方。

大离王正在观战,看了一会,将视线投向远方,看向银城方向。

此刻,距离上次一战,已经过去了五天。

五天时间,双方交战多次,大离军损失不大,加上都是一些部落之军,大离王倒是不太在意,而对面,这五天下来,起码阵亡了万人。

大离王都有些佩服李皓……够狠!

新军,都直接丢上来和精锐厮杀。

若非他也有些顾忌,怕杀戮太多,引起银月一方强者出战厮杀,就之前那三万新军,万人足以屠戮殆尽。

就算留手了一些,对方也死了许多人。

正看着,姜离出现了,低声道:“大王,有消息传来了,三国行踪,已经呈现,距离三方大陆不远了,李皓和我们在这耗下去的时间不会太长了!”

大离王稍微避开了一些,这姜离……说话就说话,距离自己这么近做什么?

姜离感知到了,有些皱眉。

大离王……最近是不是有毛病?

我哪里招惹你了?

大离王也没多说,低沉道:“三国入侵,你说,李皓会如何抉择?是放下这边,去救援三方,还是倾尽全力,和我们一战,击溃我们……再去援助三方?”

他有些搞不懂李皓的想法。

是真的不懂。

李皓,年轻无比,二十岁,比他还小10岁,比他年轻的多,可李皓这人,没有年轻人的冲动热血,也没太多的霸道,给他的感觉,李皓好像总是漫不经心。

可要说他不关心天星,也不至于,真不关心,他就不该去管这些。

可他,一直在管。

天星都督府那边,据说现在在中部招募士兵,准备援助三方大陆,甚至准备了大量船只,不断在四海之地运输民众。

这一切,都代表李皓他们,在竭力自救。

可是……李皓本人呢?

除了前几日,传闻李皓和武林盟达成了一些协议,获得了一万副战甲,李皓人就不见了,最近,他几次试探,都没能感知到李皓的存在。

此刻,他也有些迟疑了。

李皓……装神弄鬼的,让他反而有些不太安心。

他稍显烦躁:“这李皓,很是让人恼火!要不直接出兵,要不就说明白,他到底想如何?只是缠着我大离,在这练兵,到底想做什么?”

从大离进入此地,已经十天了。

十天下来,除了那一日大战了一场,其他时候,李皓那真是严格按照之前的条约,和他们兵对兵,将对将,哪怕前两日斗将之下,大离这边,斩杀了一位据说是李皓起家的猎魔小队成员,李皓那边也是一点反应没有。

就这事,换成他自己,之前神卫死了一些,他都悲伤的很。

可李皓……比他还冷血!

人家连面都没露。

……

这时候,何止大离王着急。

其实,银月诸位强者,也很着急。

三方大陆,都有一些消息传来,此刻,三国行踪已经呈现,坐镇巡检司的陈中天,不断收到情报,希望能亲自和李皓汇报,可是,李皓依旧不见踪影。

没有李皓的命令,大家又不敢贸然出兵。

当初李皓说,要维护三方大陆,现在人家快来了,他又没了动静,这么一弄,很容易让人心崩塌的。

……

而此刻的李皓,却是没有在现世,他进入了皓星宇宙。

皓星宇宙中。

一人盘坐虚空,任由能量冲击,身上,一个个光点闪烁。

面前,一根白玉一般的骨头,正在漂浮。

许久。

李皓睁开眼,拿起了白玉骨,这就是初武神骨,按照九师长他们的说法,从初武开始到如今,要说肉身最强者,未必是人王,可能是霸天帝。

霸天帝,初武修体者。

新武时代,有金身修炼法,可就算金身,也不如霸体强大,霸天帝,在没有本源的时代,就开始修炼肉身了,强悍的不可思议!

之后,任何时代的强者,肉身都未必能超越那位。

而李皓所在的时代,只是新开始罢了,更是无法比拟,别说和霸天帝比,就是和新武强者比,到如今,人族肉身,也未必比得上新武同阶。

李皓他们当时想的很好,皓星界能量反馈,肉身会不断强大,最终完成肉身、神通双重强大。

可是……此刻李皓发现,这样一来,肉身是不弱,可要说多强,真不至于。

也就新武人族的普通水准!

没有那种独特性!

直到,遇到了姜离,对方用了初武神骨,李皓发现,问题也许出在骨头上?

他知道,三方大陆,可能要迎来战争了。

可此刻,他还有点问题没有解决。

磨刀不误砍柴工,也不急于一时。

“难道是因为基础的360窍穴没开完,所以没出现蜕变?可若是要360窍都开完,才能出现蜕变,最少都有36脉之力了,这样的蜕变,是否迟了一点?”

新武人,八品金身,八品,也就山海三四重的水平,撑死了五六重的水平。

这个时候,对方的肉身就会出现蜕变了。

可若是按照李皓的想法,360窍才会出现蜕变,那银月人,起码要修炼到日月九重,才能蜕变肉身。

可如今,哪怕李皓自己,都没开360窍,何况其他人。

“这样,肯定是不妥的,无属性的山海也好,日月也好,没有神通加持,肉身也不算太独特,那对上新武,对上初武,都没任何优势……难道非要神通才行?”

李皓拿起骨头,研究了一番。

又朝浩瀚的宇宙,看了一阵。

这宇宙之中,到底有没有一条,独属于肉身的大道呢?

或者说,人体,到底有没有一条最特殊的道脉,一旦开启这个道脉,肉身就有极大的进步?

或者,直接出现蜕变?

若是有,在哪?

现代人,最特殊的就是道脉了,未必一定要沿着对方的路走,可就算有这条道脉,也得发现才行,起码到现在为止,他还没发现这样的道脉,一开,就能让肉身迅速强大!

之前和大离王一战,李皓其实也发现了自己的一些缺陷。

手段是多,神通也多,也就大离王力量还是没强大到极致,否则,一力降十会,哪有自己施展的机会。

他手段不少,可和大离王,也只能说平分秋色。

双方都是打破天地极限的人物,所以,更严格一点来说……李皓和大离王算是同阶,可同阶,他并非无敌,尽管老师说过,未必一定要去追求同阶无敌。

可在李皓看来,自己机缘并不小。

甚至第一个发现了皓星界!

结果,自己连同阶都不能彻底压制,这还算无敌吗?

哪个无敌强者,不是逆伐上境?

自己倒好,肉身差点被干崩了!

九师长说,李家人都是如此……可我偏偏就不服了!

“现代人族,一定有自己的独属道脉,可以强大肉身的……”

李皓心中想着,忽然,肉身龟裂开,这一刻的李皓,好像被解剖了一样,骨骼呈现在外,五脏呈现在外,连带着道脉,也一条条显露出来。

而浮现在面前的初武之骨,忽然碎裂了一些,一股独特的力量,开始流转。

李皓也不汲取,只是默默观察着。

这骨骼,很强。

有其独特的力量蕴含其中。

他想看看,自己体内,有没有哪一条道脉,会和对方主动接触,主动融合,又或者,这皓星界中,有没有哪一颗星辰,能牵引这股力量。

若是可以……也许,便是肉身道脉所在。

“肉身孱弱……发现了皓星界,还是如此,一直被人笑话……”

李皓咕哝一句,也就在这,他才有些年轻人的朝气。

不服输!

当日,张安说,你新人类,肉身太弱,老子看不上,他就不爽。

后来,大离王居然也说,你天星人,肉身不过如此,哪怕你李皓,也不过如此……他就更不爽了!

小瞧谁呢?

我们都是天生道体,还能不如你们?

只是,我们发现的太晚,目前还没发现肉身道脉罢了。

一旦发现了,同等境界的无属性强者,只要开了肉身道脉,也能一拳打死你们!

在外,李皓不会说这话。

在这,却是无所谓,畅所欲言,自言自语,喃喃道:“肯定有的,我相信一定有……若是能找到,老子回头一拳打死大离王!”

轰!

初武神骨,再次炸裂开,他还是不汲取能量,任由其中强悍的能量消散,若是被姜离看到,大概会心疼的自爆。

这可是初武神骨!

李皓若是吸收力量,他还不心疼,可李皓放任能量流失,这简直就是犯罪。

神骨炸裂,能量爆发,一股强悍的能量,在虚空游荡。

一些能量,沾染到李皓身上,也在被吸收,可是……最后李皓发现,有些郁闷,“道”字神文,居然在吸收,我知道“道”字神文也许蕴含这肉身道,可这不是我所要的。

我要的是,大家都能修炼的肉身道脉!

他继续在虚空游荡,而此刻,游离的神骨能量,也在飘荡,不知何时,忽然,远处,一颗大星微微闪烁了一下。

李皓眼神一动,刚刚还如同纸片人一样的李皓,瞬间消失,下一刻,驾驭大星,抵达一处。

那里,也有一个星辰,只是很是晦暗。

此刻,吸收了一些特殊能量,有些微微闪烁,李皓眼神一动,喃喃道:“这……难道说,如今的人族中,有人开启了这条道脉,只是没有修炼,也没人发现,但是道脉是开启了的……因为初武神骨的力量,激发了这条道脉?”

可是……如今人族,人人都有道脉,这他么是谁的啊?

反正不是自己的!

李皓头大,打穿这地方吗?

可是,对方若是没开启道脉,又很弱小,自己随意打穿这皓星界,对方可就完蛋了,直接爆开都有可能。

可隔着一层宇宙,自己又难以确定对方的身份。

李皓愈发头疼了!

这到底,是谁的道脉啊?

好不容易,有了一点线索,总不能就此中断吧?

尽管心中纠结无比,李皓思索了一番,还是呈现出一枚枚神文,将这颗大星围绕起来,接着,又浮现出“道”字神文。

将大星彻底笼罩!

觉得这样还是不保险,李皓思索了一番,忽然一咬牙,将“道”字神文,强行融入了一些那晦暗的大星之中。

这时候,李皓喘息一声。

“如此一来,算是勉强定位了,接下来,我只要环游世界,遇到熟悉的气息,或者感觉亲切的人,也许就是具备这道脉的人!”

这样,起码不会出现太大的危险,让对方直接被自己给弄死。

他倒是可以选择此刻击穿道脉,也许也能发现对方……怕就怕,人家太弱了,直接崩了。

担心这些东西,还不够自己定位的。

李皓思考了一下,又滴入了一滴血液,如同星辰之光,闪烁光芒,钻入了那晦暗大星之中。

“这就差不多了……若是遇到和王署长那样差不多的人,跟我儿子似的……应该就是这颗大星的主人了!”

李皓心满意足,下一刻,迅速穿梭,他要离开此地了。

至于初武神骨,几乎能量耗尽,他也不在乎了。

一根骨头而已!

若是这一次还不行,下次继续抢姜离去,再抢几根,回来研究一下,给自己当成牵引的能量引子。

……

很快,李皓跟着星空剑的定位,穿梭虚空,回到了现实世界。

下一刻,就有人感知到了。

袁硕瞬间浮现,看到李皓,松了口气,“你别一个人往里面乱跑,还是很危险的……有消息来了,三国都在出兵,快要进入三方大陆了,大家都在等你的安排呢!”

李皓点点头:“不着急,先征兵,做好准备,我会处理的!”

说到这,又道:“大离王没乱动吧?”

“没有。”

“那就好!”

李皓笑了一声,又道:“老师,我正在寻找肉身道脉,好像有些发现,若是能发现,能找到,能开辟……这才是真正的功业!所以……我先去找找看,如今我实力强悍,穿梭虚空,感知一下四方,速度很快的……所以,再等等!”

袁硕皱眉:“开360窍,必然会有一些蜕变……”

“那太迟了!”

李皓摇头,袁硕也是无语,他觉得,这种蜕变,对强者适用就行了,李皓非要执着于肉身道脉,有些偏离了。

当然,如今,他这个徒弟,自己想法很多,他也没办法劝阻。

“那你快一点……别在这个上面,耽误太多的时间!”

“知道!”

李皓点头,瞬间消失。

……

这一刻,李皓感知放到了最大,开始浮空而过,扫荡四方,一股强悍的势,覆盖天地。

他朝四面八方感知而去。

于是,这一日,很多人都看到了李皓,只是李皓一扫而过,并未久留,可也吓得不少人战战兢兢,一些行省的强者,都如临大敌。

等到李皓浮空而过,瞬间消失,大家才安心了一些。

而李皓,却是越来越皱眉。

他先扫荡北方大陆,却是没有感知到任何联系,除了王署长之外,没人和自己有这样亲切感。

没办法,李皓只能迅速进入中部大陆。

也就他实力强悍,精力旺盛,否则……这种大海捞针的活,那是千难万难。

李皓沉默一阵,再次钻入了皓星界。

判断了一下方向,尽管皓星界的方向未必准确……可现在,他也不管了,反正每个方向都要扫荡一圈才行。

就这样,三国快要靠近的时候。

李皓却是一路狂奔,到处乱跑,寻找具备肉身道脉的人。

一路沿着西方前进,李皓越来越是激动,他隐约感知到了,也许……人在西方!

这一日,李皓浮空而过,吓得西方大陆强者瑟瑟发抖。

生怕李皓是来灭杀他们的!

直到李皓一路穿梭,穿梭过了西方大陆,跨域了一座座大山,最终,在一个方向停下了脚步,而远处,一座如同神国的巨城,居然浮空而来。

李皓张大了嘴巴,半晌无言。

怎么可能!

他好像有些感知到了,那道脉……居然在这座城市之中。

西方神国!

他们,有道脉吗?

转头一想,忽然有些明悟,神灵,天生具备道脉,为何西方神国之人,没有道脉呢?

严格说起来,也许神国的人,才是真正的土著才对。

“原来如此!”

李皓喃喃一声,而远处,有人一声冷喝:“何人窥我神国?”

李皓屹立不动,只是看着远处,有一道道虚影呈现,强悍无双,好像是神灵复苏。

李皓看了一会,又看了一会,忽然笑了,转身就走。

此刻,眼中有些疯狂,有些兴奋。

他要……先灭神国!

那道脉,好像就在神国中心之地,好像是一位大人物,这不好抓,也不好直接探查道脉,但是,他可以灭了神国,为所有人开启肉身道脉。

……

神国大殿之中,那女王遥看东方,微微皱眉。

是谁?

为何……有些亲切感?

是个强者!

而此刻,一尊虚影浮现,声音有些凝重:“刚刚那人,可能是天星李皓,穿梭虚空而来,气息彪悍,如同天意降临,大道浮现,连吾等都有些动荡……”

李皓?

女王微微一怔,“水神,他怎么来这了?”

“不清楚。”

女王沉默一会,没有说出自己的感受,李皓吗?

此人,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西方?

探查情况吗?

可李皓一人,又能如何?

如今,国中神灵复苏许多,自己也战力无双,李皓若是不走,那就别想走了。

只是……依旧有些疑惑,从未见过李皓,为何隔着老远,仿佛有种感觉,父亲……来了?

女王微微摇头,古怪的感觉。

这李皓,果然非同寻常!

有些可怕!

……

而这一刻的李皓,也是兴奋无比,脑海中浮现无数念头。

难道,是一尊神灵?

神灵万千,开了特殊道脉的可能性很大。

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也让天下人看看,银月之地,还是我为尊!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