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想多了(求订阅月票)

银月一战,影响还是很大的。

李皓和大离王的一战,已经打破了人类对武道的想象,古武强者,不是人人都见过,都知道的。

可李皓,大家都是知道的。

那窍穴开启,宛如太阳,这一日,看到的人不知多少。

一瞬间,整个北方,彻底拜服。

李皓,不可敌!

强悍到了,北方的一些霸主,觉得绝望。

这样的存在……是军队可以围杀的吗?

这样的存在,是人类可以达到的吗?

而按照李皓的说法,他才日月。

日月境!

大离,真的可以对付李皓?

大离王是强,可大家也看到了,李皓最后好像召唤星辰,召唤宇宙,一拳就打飞了对方,大离王根本不敌李皓。。

外人看不到更多的东西,看不到更深层的东西,也感受不到李皓的限制,他只能在小片区域如此做,可大家都看到,大离王输了!

这就够了!

……

不单单只是如此。

银城,还在鏖战之中,大离并未就此收兵。

可就在这时候,让人没料到的事情发生了。

天星都督府有令。

北方各省,军队闲着没事,迅速抽调军力,建造武道学府,开始修路,准备春耕。

兴修水利,进行开荒。

李皓好像笃定自己会赢。

也不管前线如何紧张,他只知道,春耕时节要到了,此刻不准备,耽误了春耕,北方人口接近20亿,单纯靠妖植培育粮食,那是不可能的。

百亿人族,难道都要坐吃山空?

北方,除了银月的古城有些麻烦,除了大离有些麻烦,在李皓看来,其他各地,都不是麻烦。

各大行省,军队还有数百近千万。

闲着吃干饭吗?

又不打仗,不如化为工兵,开始干活。

哪怕北方各大行省,不需要中央去养,也没钱去养,可李皓觉得,也不能让他们吃白饭。

于是,一条命令迅速开始下达。

携带李皓刚刚击败大离王之威,震慑四方。

北方之地,就在李皓脚下。

但有不从,后果自负!

北方,除去北三省,银月,临江之外,还有14行省之地。

可这一日,收到了命令之后,各大行省的霸主,哪怕心中骂了千万遍,还是没敢不当回事,很快,一条条命令颁发了下去。

驻军,开始兴修水利,保证春耕正常进行。

至于军队……谁敢不从?

哪怕那些领兵大将,也不敢放个屁,说什么李皓侮辱军人,换成以前,那觉得要骂,可北三省和临江的遭遇,让他们知道,他们在李皓眼中,什么都不是。

随着李皓击败大离王,这种恐惧,更是深入人心。

一路走来,李皓感觉没杀什么人……可一想到中部和北方,已经死了一大批高层,九司、皇室、王府、勋贵、总督、署长……都快数不过来了。

早些时候,他就杀了东方的定国公,后来又杀了西方的安国公,这一路走来,李皓给人造成了一种极其矛盾的印象。

他是个圣人,兴修水利,爱护百姓,教育先行,武道推广……

这无一不说明,李皓是个好人。

可是,真要细数李皓手中的亡魂,简直不寒而栗。

天星王朝的大半高层,都被他给宰了。

偏偏……没几个人记得这事,这才是真的可怕到了极致。

一切,都在润物细无声中度过。

李皓清理掉九司和皇室之后,低调的让人发指,哪怕对外公开都督府执掌中部,也不提九司和皇室的下场,这让那些民众,压根没记起来了这些人。

久而久之,连地方霸主,都快忘了九司和皇室的存在。

可如今……他们还在吗?

大概只剩下骨头了吧!

……

这一日,北方各省,都在动员。

准备春耕,准备扫盲。

……

而同样,这一日,大离军营。

赵署长面见大离王,一脸笑容,随意将三大组织去了大离的事说了一遍,仔细观察大离王的脸色变化。

大离王却是一脸平静。

“本王知道了。”

大离王一脸镇定,好像压根不在意这一切。

倒是姜离,微微有些变色,很快遮掩变化。

赵署长笑了一声,笑的灿烂,这位耄耋老人,一如既往的爱笑,咳嗽一声,开口道:“既然大离王知晓,那便好办了,也不枉都督关心大离安危。”

赵署长悲天悯人道:“都督仁慈,不忍百姓受苦,天下百姓,都是人族!天星也好,大离也好,百姓,都是无辜的!三大组织,无恶不作,若是在大离制造血案,那都督也不能坐视不理!”

大离王面不改色,继续看着,继续听着。

赵署长又道:“另外,都督让我前来,还有几件事想和大离王商讨一二,还请大王屏蔽左右,听我一一道来。”

“说!”

大离王并无屏蔽任何人的意思。

而赵署长,也不在意这个,面不改色,依旧带笑:“那我直说,第一,都督请大离王广邀四方古强者助战!越多越好,你我平分,战果越强,你我越强!”

姜离差点口水都喷了出来。

这算什么?

让大离,广邀四方强者……这还是人做的事?

赵署长却是依旧淡定,继续笑道:“第二,两军之战,继续,每日一战,必不可少!我方若是有新军出战,还请大离王照顾一二,派遣弱军出战,人数相当,必不会以人数欺之!”

大离王脸色泛冷!

赵署长不管,继续道:“第三,每日斗将!以斗千、山海两个境界为主,生死有命,强者不得参与,不得插手!”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此刻,脸色有些发寒。

赵署长继续道:“第四,境界一统,希望大离王麾下将士、强者,都以斩十、破百、斗千、山海、日月为境……”

此话一出,大离王有些怒了,冷冷道:“你想做什么?或者……李皓想做什么?”

赵署长笑道:“不是我,是都督的原话!都督说,我一统江山也好,大离一统也好,都要统一文字,统一教化,统一武道,统一境界,车同轨,书同文!”

他笑容灿烂:“大离人少,若是不融入天星,如何一统天下?都督还说,以天星人管理天星人,才能以少御多,难道大离王无心天下?”

大离王脸色变幻。

这是同化!

李皓对他们的文化入侵!

果不其然,赵署长又道:“另外,都督还说,一切皆有度量!大离,货币体系要和天星接洽,完成转换,比例要恒定,超凡领域,要以神能石为基,双方可以贸易……当然,此刻不急!”

大离王脸色彻底变了,冷冷道:“李皓,真的以为自己赢定了?”

“不!”

赵署长摇头:“都督说,大离王人中龙凤,世间罕见,虽出生北蛮之地,却是当世霸主中的雄主,若是大离王能赢,也希望大离王能执行下去,完成银月世界的统一!”

他露出一些笑容:“西方神国,东方大荒,南方水云……都督说,神国信仰神灵,神灵才是王,他不喜欢。大荒之地,据说犹如悍匪,来去如风,居无定所,游牧民族!南方水云,少了一分北方的大气和霸道,江南水乡虽好,却是不如北方大气,乱世豪雄,南方不行!”

说到这,看向大离王:“都督说,敢对古城下手,大离王有雄才大略,所以,也唯有大离王,才愿接受这些条件!”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并不觉得李皓的评价,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皓,也没资格去评价他。

他看向赵署长:“本王若是不应呢?”

李皓这些条件,就是欺负人的感觉,我要和你练兵,斗将,顺便文化入侵你,金融入侵你!

这对大离王而言,简直就是骑在头上拉屎。

欺人太甚!

真以为昨夜一战,自己小败一场,他就吃定本王了?

赵署长却是依旧沉着,“若是大离王不应,那大离王存在的价值,便不高了!”

赵署长站直了身体,看向大离王:“都督说,若是大王不应,三日后,圆平武科大学,绝巅400位,不朽妖植30位,战天军十万,天王一尊,外加天星诸强,一日内,剿灭大离!”

大离王冷冷看着他。

此刻,姜离也开口了,带着一些冷意:“大话,谁都会说!”

吓唬谁呢?

天王?

哪来的天王?

这个时代,怎么可能出现天王?

至于其他的,那倒是有待商榷。

“圆平武科大学教务处长,新武时代至尊之孙,张安前辈!”

赵署长一脸笑容:“大王若是不信,可以赌一次!大王也知,天意垂青都督,都督又开新道,自成天地领域,主祭更应该清楚,都督可控制天地领域!领域一出,领域内,战力自如!”

姜离脸色微变,很快,低沉道:“李皓实力有限,虽有残破不朽之力,可想让天王出山……不可能!”

赵署长笑了:“都督一人是难,可皓星武道,并非都督一人,银月武师,人人皆会,领域融合之下,莫说天王,帝尊来了,也能容纳!”

“二位不知新道神通,不懂新道之强,大王若是不应……一应后果,大王自负!”

大离王淡漠道:“这是威胁吗?”

“是!”

赵署长点头:“是威胁!都督还说,除非大王放弃基业,离开北方,和其他三国汇合,四方合一,也许都督会忌惮一二,否则,大王只能妥协,若是不妥协,三日内,大离天下除名!”

“放肆!”

姜离一声低喝:“真当我大离无人?李皓胆敢如此,大离初武之神,必将本尊出天地,我王也能得天意庇护,天意附体,纵然神灵不出,也可神骨附体,无限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拿古强者威胁?

姜离暗怒!

真要到了这地步,大离,也不是不能一战!

大离王敢争霸天下,岂能惧了这些古强者?

赵署长很快露出笑容:“主祭此言有理,既然如此……那天星都督府便让步一些,货币、贸易之事,可延后一些,不急于一时!”

姜离大怒!

这是哄孩子吗?

赵署长见状,又笑道:“都督临来时,还有话嘱托,若是大离王答应这些条件,精兵练成之后,可与大离,共同逐鹿天下,先灭三国,再战古城,大离王雄主,当知,此刻两虎相争,必有一伤!还是大离王觉得,可以拿下天星,拿下都督?”

大离王沉默不语。

姜离也沉默了。

见识了李皓的强大,谁有把握现在拿下李皓?

就算他说,动用初武之骨,大离王可以神骨附体,可是……哪有那么简单,再说了,李皓又不是没有办法应对。

可李皓的几个条件……虽说,大离王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

可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

许久,大离王缓缓道:“此事,不是不可,但是本王也有个要求。”

“大王请说。”

赵署长一脸笑容,显得格外的气人。

大离王平静道:“第一,让李皓将夺走的神骨还回来!”

赵署长微微扬眉,没有开口。

“第二,那些古强者不傻,不可能一直上钩,引诱不了多少,若是真引来了,本源之力,我方七成!”

赵署长依旧沉默。

“第三,本王要完整的,全面的,关于新道的修炼之法,包括理论方面的,而非成本的秘籍!”

赵署长皱眉。

这个条件,是他没想到的。

见大离王不再开口,赵署长笑了笑:“除了这三条,还有吗?”

大离王点头:“还有最后一条,本王率军前来天星,山高路远,李皓既然想拿我大离将士练兵……那一应供给,由你天星供应!”

他平淡无比:“肉食便罢了,本王带了一些,背靠苍山,也不缺这些,百万将士,人人超凡,皆能食牛,每日消耗粮食,高达三百万斤……李皓为我大离,提供一月之需便可!”

一日300万斤,一月接近1亿斤了。

平均每人每日,消耗粮食3斤,对超凡而言,其实的确不算多。

不过,他们还要搭配肉食。

赵署长脸色微变。

粮食,这其实不止是大离的问题,如今,银月这边,军队数百万,人人都要吃,民以为食为天,哪怕超凡,不到一定的地步,也是要吃饭的。

不吃饭,没了力气,哪来的精力杀敌。

银月那边,消耗已经极大。

他皱眉道:“大离既然准备侵占天星,怎么可能不准备……”

大离王平静道:“跨过苍山的那一日,本王准备的便是占据北方,夺取粮仓,而不是在苍山脚下驻扎,若是李皓不允,那便罢了!或战或退,本王自有打算。”

此刻,赵署长也有些迟疑。

这太多了!

尤其是这几年,天星并不是很太平,大片地方绝收,如今,也就靠一些妖植提供神圣稻米,才满足了一些缺口。

可若是供给大离……

这……大离可是敌人。

哪有拿自己都缺的粮食,去喂养敌人,再来杀自己的事情?

这消息一旦传出去……李皓恐怕能被天下人骂死!

现如今,各方大陆,还有许多人没饭吃呢。

中部还好一些,北方现在也有粮草运送而来,可其他三方大陆,可没有。

一旦消息泄露……这不是给李皓抹黑吗?

让敌人吃自己的粮食,再杀自己人……

大离王这个条件,简直太过分!

赵署长沉默不语。

其实,只是在迅速传递讯息。

这个,他真的没办法做主。

……

银城。

当李皓收到消息,将消息说出,众人都是大怒!

“万万不可!”

此刻,别说银月武师了,就连那乾无亮,都急忙道:“都督,一旦给大离提供粮草,再来杀我天星将士,哪怕大家知道,这是为了练兵……可战死的兵士家属不会这么想,那些还在挨饿的百姓不会这么想,天下动荡,如今本就难过,此事绝对不可答应,否则,都督纵然做对了一百件事,纵然打造了一支百万精兵……也抵不住天下人骂名!”

洪一堂一直没说话,此刻也皱眉,出声道:“此事不可贸然答应,这大离王……居心不良!大离两百年来,供养百万之兵,不可能连粮饷都没准备充足,若是如此……大离所谓的励精图治,都是笑话!”

“而且,对方背靠苍山,苍山不说那些妖族,就是普通野物,也是无穷无尽……岂会缺少粮食?”

这是大离王有意给李皓埋雷!

一旦应下,消息外泄,李皓就等着天下人骂死他吧。

南拳更是怒道:“何止这一条?前面的一条都不能答应!这大离,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昨日一战,咱们也不是没见过,那些大离强者,不过如此!除了百万精兵还算不错,大离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判?若是不允,那就直接强攻,以人命换精兵!杀多了,自然成了精兵!”

在他看来,大离不答应,那就强攻大离。

杀他个天翻地覆!

也许损失会很大,可活下来的,不就成精兵了?

此刻,此地聚集的人员,都快达到400万之巨了,银城之北的荒原,如今已经是密密麻麻,无边无际,大军都快将这片地方占满了。

死他个百万人,还怕剩下的人不成精兵?

众人都反对。

觉得大离条件太过分,没必要搭理他们,直接强攻就行,兵不强,数量来凑,不行的话,就强者来凑!

上方,李皓摸了摸下巴。

听了一会,片刻后笑了笑:“放心,我又不傻,哪有打赢了,还要割地赔款的道理。大离王,也就那么一说,别太当回事。”

说罢,笑了笑道:“这样,换几个条件吧,本源之力的事可以答应,反正就算引诱来了……那也是他们的本事!初武之骨,可以还给他们一根,留下一根,我研究一下即可……修炼之法,可以给他们,大离人的体质,和我们不太一样,想学,可以,我给他们换身体!”

李皓又道:“粮食,我也缺,但是看在大离王能陪我过几手的份上,我将郑家主城分配给他,城内妖植不少,都可以培育粮食,若是他能攻下郑家主城,便是他的了!”

“……”

众人一怔,都有些眼神异样。

你还不如把战天城分给他更好!

啥时候,轮到你去分配古城了?

若是那么容易打下古城,你早就去打了,你还在这分配给别人?

开玩笑呢!

这话,就和放屁没区别了,大离王若是脑子没进水,大概也不会当回事。

李皓笑呵呵道:“我答应了他,而且还附送了更多,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做人别太强势了,稍微谦逊一些,好歹也是一方王者,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说到这,又道:“不止如此,等我精兵练成……我看过地图,大离,其实距离西方神国,东方大荒都不算太远,我愿留下一国,给大离侵吞!与大离,结友好之邦……”

又开始放屁了!

众人都很无语。

西方神国,东方大荒,那都是天星的敌人,你把人家的国土,分给大离王……真是……真是当大离王是白痴对待了。

这算低调?

这算给大离王面子?

你是把人家当白痴对待吧?

李皓却是笑容灿烂:“最后,我再送他一条好处,若是他答应了,我随时可以将姜离,改造成女人,他喜欢就行!”

“……”

全体安静。

一瞬间,四面八方,安静的吓人。

许久,黄羽闷闷道:“都督,此刻是赵署长在敌营中,这个……不如免了,否则,我担心他回不来。”

你是不是想故意坑死老赵?

你就直说!

当着大离王和大离主祭的面说这话,赵署长但凡弱一点,那不死,都有些稀奇了。

他们这才发现,有时候,李皓那是真的……真的心黑啊。

大家都猜测,这位是不是想顺便把赵署长坑死算了。

而李皓,却是一脸无辜:“我认真的!姜离为了大离王的目标,牺牲了初武神骨,而大离王,见面就要神骨,不惜和我开战,这两人绝对有问题!我成全他们,也许可以获得极大的好处。”

为何这些人觉得,这个不靠谱呢?

有的人,爱美人不爱江山,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我现在可以造人!

你大离王直接说,喜欢什么样的,或者你自己想变成女人,我都可以成全你,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绝对没问题!

黄羽还是再次劝说了一句:“那……不如等赵署长离开了,都督再……再通过其他手段,问问他们?”

还是别让老赵说了。

好歹也是银月同僚,共事几十年,黄羽觉得,自己有必要救一下老赵。

李皓笑了,“那也行!就这样吧,若是大离不答应……那就出兵,陪他们慢慢玩,我不急,其他三国,目前还没太大的动静,也许还在等待我们和大离陷入焦灼之中……这些家伙,出兵都这么不利索,那我就成全他们!”

众人都松了口气。

这就好!

……

而这一刻,赵署长也将李皓其他几个条件说了出来,大离王脸色古怪。

真他么……不要脸啊!

将郑家主城给我,西方神国和东方大荒,我可以二选一……你不如干脆都给我算了。

这算是给好处?

李皓,太过……恶心人了!

不过,李皓愿意归还一根神骨,也愿意给出新武道的一切东西,这倒是有些出乎预料,他也只是狮子大开口,没想到李皓倒是答应了几条。

闻言,大离王缓缓道:“那便如此!”

他也没准备撤军!

既然如此……还能拿回一些东西,那也不错。

赵署长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将一块传讯玉留下道:“这是都督让我留下的,有话可以直接传讯大离王……那我先告辞了!”

李皓来讯,让他先回去。

顺带着还说,速度快一点。

赵署长不知内情,但是既然这么说了,那我先回去吧。

大离王也不以为意,淡淡道:“退下吧!”

赵署长笑了笑,转身离去,速度不慢。

两侧,一些神卫怒目而视,他也不在乎,看什么看?

他老赵,什么阵势没见过,古城强者一堆,也吓不到我,何况区区一些神卫?

刚走出大离军阵营,忽然,军队后方,大王军帐,一声怒喝响彻天地:“李皓,你欺人太甚!”

话落,一双巨拳,直冲赵署长而来。

赵署长吓了一跳,瞬间逃离,吓得有些疑惑,怎么了这是?

刚刚不还好好的吗?

哪怕自己提出那样的要求,对方也没发火,李皓是不是传讯说什么了,让对方如此大动肝火?

而远处,银城方向,李皓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带着一些笑意:“我认真的,可以成全你,绝对货真价实,天衣无缝,绝不是傀儡、机器之属。”

“混账!”

大离王声音响彻天地:“李皓,本王宰了你!”

此刻,大离王怒意爆发,一拳朝银城方向砸去!

一道剑光闪烁!

轰隆一声巨响,天地震荡,强悍的气息席卷四方,很多远处密切关注的强者,都有些意外,这又是怎么了?

昨日,两人一战之后,都各自退去了。

今日,怎么又开始爆发战斗了?

大离王应该知道,他未必能奈何李皓,为何如此大动肝火?

李皓笑声爽朗:“不愿就不愿,也许是我误会了,也许你更喜欢如今的状态,李某多管闲事了,那就作罢,若是大离王有兴趣……随时可以找我!”

“哼!”

一声冷哼,震荡天地。

大离王脸色铁青!

这是第一次被李皓恶心到了,被李皓气到了,哪怕昨日吃亏,他也没觉得有这么可恶,李皓,这混蛋,哪有一点霸主之像?

身旁,姜离不知情况,只知道大王看了传讯玉,很快就暴怒。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大离王如此失态。

这是……怎么了?

他有些疑惑,真的第一次见到大王只是看了一条消息,就如此状态,李皓的话,可以诛心吗?

“大王,这是……怎么了?”

大离王看了他一眼,半晌,低沉道:“出去!”

姜离一怔!

这……这态度可不太友好。

他还想再说几句,大离王冷声道:“出去!”

姜离微微皱眉,叹息一声,起身,迈步离去。

大离王……昨日战败,难道,心态失衡了?

对主祭,如此态度,可不是什么好事。

等姜离一走,大离王原本想将传讯玉捏碎,可一想到,也许还要联络李皓,咬着牙,最终还是没有捏碎传讯玉,依旧怒火旺盛。

李皓……等着,本王必将你碎尸万段!

你居然敢如此羞辱我!

……

银城方向。

李皓有些扬眉,整个府邸中,此刻都很安静,都暗暗咋舌,李皓真敢说。

差点就引发了新一轮的大战。

不怕归不怕,可因为这个理由,再次爆发全面之战,大家也觉得很扯。

等到赵署长回来,还有些疑惑:“那大离王……不知什么情况……”

黄羽迅速传音说了几句。

赵署长脸色微变,有些无语,看了一眼李皓,此刻,才觉得此人还是个年轻人,真的是……口无遮拦!

难怪人家大离王差点气炸了!

换成自己,大概都有些郁闷,人家大离王好歹也是一方霸主,能不气炸?

还好,自己直接走人了,要不然,大离王大概要杀了自己祭旗。

李皓却是笑呵呵的:“是我误会了,才发现他更喜欢男人……倒是爱好特殊!算了,人家的爱好,咱们管不着,只是想成全他罢了,他不领情,那就作罢!”

说到这,李皓开口,“在闭关之前,我想去一趟赵家主城……”

“不可!”

此话刚出,七八人同时开口。

洪一堂脸色严肃:“现在,不确定叛变的主城,到底是不是郑家,若是,那赵家主城可以去,可若不是,而是赵家主城叛变,都督一去,主城中,必有圣人坐镇!哪怕没有全部复苏……再说了,若是赵家主城叛变,甚至有天王坐镇也不稀奇!能量不缺,强者无数,也许只是之前欺骗赵署长罢了……此去,那就危险无比了!”

现在真的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家。

战天城,倒是可能性不大,否则李皓去了多次,早就完蛋了。

可是,其他七城,甚至包括剑城,都有叛变的可能。

这时候去见那些老古董,真的太危险了。

一向大胆的袁硕,这时候也沉声道:“不能去!现在情况不明,一旦误入叛徒之城,危险太大!”

哪怕赵署长,也轻声道:“虽然我希望都督可以和武林盟有些交流,可是……现在去,的确危险,连我也无法判断,武林盟到底是不是叛变的古城……”

赵家的古城,就叫武林盟,据说赵家老祖,昔年乃是武林宗派盟主。

名字叫什么,大家没兴趣。

此刻,众人都在劝阻李皓,因为这个真的太过冒险。

哪怕九师长,一直不开口参与这些,也在这时候缓缓道:“赵家……我觉得叛变的可能性不大,赵家先祖,虽然不是帝尊,也曾在新武时代,和至尊他们有些不和……可赵家人,骨子里还是正义的……当然,此刻,我也不建议你去其他主城。”

所有人都反对。

李皓摸了摸下巴,笑了笑:“没必要这么紧张,交流,未必非要去冒险,我不是一意孤行之人,也不会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这样,我去赵家古城之外,赵署长进入其中,若是赵家古城强者愿意交流,可以安排一些分身,在城外和我交流一二!”

他有些疑惑地看着众人:“如今,又不是不可以驱动分身出来,诸位……何必如此紧张?”

众人一怔。

都没开口。

也是啊!

交流……手段很多的。

只是大家都想着,李皓如今一言九鼎,实力强悍,而且,也有鲸吞天下之意,此刻去赵家古城,大家理所当然地觉得他要孤身犯险。

可听李皓这么一说……好像……也没什么毛病。

赵家古城,若是真愿意谈谈,的确可以派遣分身出来谈谈。

赵署长也松了口气,开口道:“那都督……希望能达成什么目标?”

李皓开口道:“我对新武没太多的要求,也没太多的想法……只是,为了日后能够和睦一些,希望赵家那边,能够有一些态度。”

李皓笑道:“不是我有什么目标,而是我希望,这些新武主城,能够表一些态,而不是一直在默默等待,默默潜伏,这么下去……我会把他们当成潜在的敌人的!”

李皓脸色渐渐严肃:“不声不响,不出兵,不出人,不交流,不沟通,只是在等……如此下去,我岂能不防?真到了那时候……我不会再抱有任何期待和宽容!”

赵家古城,一直都和赵署长有沟通,可此次,李皓率军回归,赵家主城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其实不对劲。

无论是出手相助,还是其他,都要有个姿态,比如战天城,出兵一万,九师长分身出战,王署长本尊出战,这就是姿态。

态度不明……一直潜伏,这其实不是什么好现象。

其他几大主城,也都是如此。

如今,天地可以容纳一部分本源分身出现了,又不是不能出来,除非,对方一点没复苏,整座城都处于封印状态。

赵署长想了想,点点头:“也许对方还在观察……当然,都督若是愿意去见,我可以安排一下!”

九师长想了想道:“让王野也同去吧!”

一旁,王署长有些哀怨,有些无奈:“我去倒是可以,就怕他们不认识我了!”

“……”

这话,也没毛病,气息都变了,本源都没了,可能真的不认识了。

九师长也很无语。

李皓笑了笑道:“不用了,二位不必如此!我也不希望,用新武去压迫新武,逼迫他们做什么决定。只是希望他们能够表明态度罢了,若是不愿和我同流,那也没什么,但是,起码我要知道他们的态度!”

说到这,李皓又道:“其他古城,都是如此!”

“我这些时日,可能不会一直留在这,该出兵出兵,该斗将斗将,我希望……人人都能强大一些,也许我不断强大之下,最后可以一人平定一切……”

李皓看向众人,看向自己的老师,看向洪一堂他们,缓缓道:“可我更希望,没有我……大家也能做到这一切!诸位长辈,不要迷失了自己,失去了自我,皓星界刚被发现不久,正是所有人的机会!我更不希望……若干年后,没人能与我同行,宇宙太大,外面,也许更精彩呢!”

众人沉默不语,这一刻,他们好像才彻底明白了李皓的心思。

李皓……还是当初的李皓。

也许有所改变,可是,他对当什么人王,当什么人皇,都没兴趣。

只是路见不平罢了!

只是觉得,这个世道黑暗,他希望点燃第一把火罢了,也许,大离王若是能征伐天下,对天下人好一些,他甚至都愿意退出战争。

是这样吗?

这一刻,所有人都在想着。

袁硕深吸一口气:“放心吧,我们有数!这天下……不止是你的天下!正如你所言,这天下,也是江湖,我们所有人的江湖!”

李皓露出笑容,“还是老师懂我!”

袁硕不说什么。

懂个屁。

你这家伙,越来越神秘了。

此刻的他,也不知道李皓想些什么了,也许李皓,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称王作霸,这家伙,也许到现在,念念不忘的,还是报仇。

“赵署长安排一下吧,我希望尽快见到赵家主城的人!”

李皓也不再说什么,飘然离去,声音再次传荡:“帮我盯着三大组织,看看大离的反应,若是大离回击三大组织,告诉大离王,映红月,是我的!”

众人没说什么。

映红月跑的太快,一直在避开李皓,也不知是命大,还是另有打算。

只是,大家都知道,李皓不杀映红月,如今再淡然,也都是虚假的。

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杀映红月。

袁硕吐了口气,缓缓道:“大家也别光顾着天下……天下是咱们所有人的,映红月那家伙,是他最大的心魔,不宰了映红月,他过不了这一关,我担心他越强,越容易出大事!”

众人点头,也不多说。

这些时日,李皓很少再提报仇的事,可今日再次提及映红月……显然,李皓觉得,时机到了,实力够了,他有些躁动不安了。

甚至此刻不动大离王,没有直接选择诛杀大离强者,也许为了不打草惊蛇,不让映红月有机会再次逃走。

也许,李皓练兵计划,只是顺带的。

这家伙,就是不希望大离损失太过惨重,给了映红月再次壮大的机会。

当然,这些猜测,大家心中想着,却很没有说出口。

练兵,那是天下大事。

若是单纯为了限制映红月,会让人觉得李皓格局太小,既然如此……那就当练兵好了!

此刻,所有人都很默契。

……

与此同时。

大离境内。

映红月遥看南方,视线仿佛越过了苍山,许久,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李皓越来越强大了,我有一些预感,不太好的预感!”

身旁几人看向他,有些疑惑,有些古怪,有些想笑:“你怕了?”

映红月平静道:“不是怕……只是……我可能想错了一件事。”

“什么?”

众人疑惑,想错了什么?

映红月平静道:“李皓……所做一切,也许……只是为了诛杀我可能拥有的所有后手,他无形中,已经将我逼到了苍山之北……”

众人有些古怪,苍山之北,是你自己选择来的,和人家李皓有什么关系?

李皓从很早之前,就不太针对三大组织了。

人家打九司,打皇室,打超能之城,打大离,打所有人……都懒得管你了,你非要给自己脸上贴金?

按照映红月话中的意思,好像李皓打天下,只是为了让他无藏身之地罢了!

有些可笑了!

此刻,阎罗几人都没说话,只是有些想笑,自己吓唬自己,映红月,不会是被李皓吓傻了吧?

而映红月,也没再说什么。

只是再次看了一眼南方,他也没证据,只是直觉罢了,李皓……鲸吞天下,将三大组织,一点点从中部驱赶到了北方,又从北方驱赶到了大离。

虽然每一次,都是他自己的选择,可今日,忽然有些想法,也许……不是自己的选择呢?

每一次,都有些被迫无奈的感觉。

如同丧家之犬,一逃再逃!

“希望……只是错觉!”

他心中想着,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若是真如此,那就有些让人心寒了,李皓那家伙,怎么可能如此处心积虑?

上一章
下一章
目录
换源
设置
夜间
日间
报错
章节目录
换源阅读
章节报错

点击弹出菜单

提示
速度-
速度+
音量-
音量+
男声
女声
逍遥
软萌
开始播放